澳门金沙网页登录

阿加莎·克里斯蒂和柯南道尔创作的区别

  比较阿加莎·克里斯蒂和柯南道尔作品中人性形象波洛和福尔摩斯的区别;悬念设置的主技巧和推理方法的不同,阿加莎·克里斯蒂主是连环设悬和隐形人设置,而柯南·道尔则是更多用倒置设悬以及两位作家对于人性和理性的不同态度,最后总结作为通俗小说的一个大类,侦探小说的审美和社会价值。 
  关键词阿加莎克里斯蒂;柯南道尔;人物形象;设悬;人性 
  侦探小说这一通俗文体的出现是以1841年美国作家爱伦坡的《莫格街谋杀案》发表为标志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侦探小说家则是英国作家阿瑟柯南·道尔(1859~193),他被称为侦探小说之父。他笔下的人物福尔摩斯已经成为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名侦探,在小说中福尔摩斯和华生共同租住的伦敦贝克街221B现在被建成了福尔摩斯纪念馆。福尔摩斯还被英国知名的皇家化学学会授予荣誉研究员称号,使其成为第一位获此荣誉的虚构人物,足见福尔摩斯的世界影响力。而晚于柯南·道尔3年的女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189~1976)则将英国古典侦探小说推向了黄金时代,达到了传统侦探文学领域里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度,被公认为侦探小说女王。 
  作为两位侦探小说界的大师级人物,两人的创作因为背景,以及性别关注点的不同,也产生了巨大的区别。以阿加莎的代表作《尼罗河惨案》以及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为例,试分析一下两者创作点以及写作手法等的区别。 
  《血字的研究》是《福尔摩斯系列》的开山之作。小说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述了受伤退役的军医华生医生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福尔摩斯,两人一起租住。一天,福尔摩斯受邀去破解一宗奇案。在伦敦的一间空屋子里发现了一具狰狞却没有外伤的男性尸体,现场除了一枚戒指,还发现了墙上用血字写下了“RACHE”即德语里的复仇。经过详细的勘测和研究,福尔摩斯确定了案犯的身高,体征等,确定案犯的身份就是把受害者载到空屋的马车夫杰斐逊并最终将其抓获。第二部分是讲述了关于杰斐逊杀人动机的往事。因为爱人露西受到摩门教徒的迫害而死,于是他终生追逐仇人至伦敦并最终在空屋将其杀害。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尼罗河上的惨案》讲述的是出身富裕而又十分美丽的小姐林内特爱上了好友杰奎琳的未婚夫西蒙,并最终使西蒙跟自己订婚。杰奎琳为了报复背叛自己的好友和负心的西蒙一路追随他们来到游轮上。游轮上同时聚集了一群和林内特有着各种纠葛的人物。一天杰奎琳崩溃举枪射伤了西蒙,而同晚,林内特被射杀在床。最有杀人动机的杰奎琳因为有人陪同而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经过侦探波洛的一系列推理,最终的结果却是,杰奎琳和西蒙这对相爱的情侣合谋杀死了林内特并为对方做了不在场证明。 
  由书中的描写,可以发现书中两位核心人物的不同。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是在阿加莎的侦探小说中, 波洛是一个退休的比利时侦探, 温文尔雅, 喜爱整洁, 尊重女性, 极具绅士风度。在《葬礼之后》中, 波洛的形象被这样描绘“他的肚子是讨人喜欢的圆形,他的头形像颗蛋,而他的胡须华丽夸耀地往上弯翘。”福尔摩斯的外形则跟波洛构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有六英尺多高,身体异常瘦削,因此显得格外颀长;目光锐利;细长的鹰钩鼻子使他的相貌显得格外机警、果断;下颚方正而突出,说明他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两位侦探个性的不同也十分明显。波洛是一个富有人情味的侦探,他多了一些感性色彩,温和而平凡,破案基本上靠直觉和对人性的洞察。如在《尼罗河上的惨案》中当波洛第一次遇见杰奎琳和西蒙的时候有这样一段描写“他看到一对年轻男女,顿时目光变得柔和了。这一对十分相配,男的高大,女的娇美,两人的身体随着节奏移动,充满快乐。女孩的脸上发红,微笑着。当她坐下仰头面对着伴侣时,波洛有机会研究她的表情。她的眼里除了笑意之外,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赫尔克里·波洛疑惑地摇摇头。‘她爱得太深了,这个小女孩,’他自言自语,‘这可不保险。不,这有点危险。’”波洛对于人性的关注充满如此细腻,充满着人情味。而福尔摩斯则是一个绝对摒弃感性的人,崇尚绝对理性,是一个让人绝对信服的“侦探机器”,从他笃信的一句圣经里的话就有所表现“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另一方面,悬念的设置和推理手法的不同也是两位作家创作的一个不同点。柯南道尔擅长倒置设悬,即把事情的结果或某个突出片断先告诉读者,以使读者产生一种探究的欲望,这就是倒叙构成的悬念。在《血字的研究》里,关于案件的悬念设置都由一封信而来“亲爱的福尔摩斯先生昨夜,在劳瑞斯顿花园街号发生了一件凶杀案。今晨两点钟左右,巡警发现该处房门大开,前室空无一物,中有男尸一具。该尸衣着齐整,既无被抢劫迹象,亦未发现任何能说明致死原因之证据。我们深感此案棘手之至。至希在十二时以前惠临该处,我将在此恭候。”就是这样一封短信,让读者获得了探寻的兴趣和乐趣,只有最终获知结果,才能算释悬。 
  阿加莎则最擅长连环设悬和隐形人设悬,连环设悬是指小说情节发展的过程中连环布局,悬念交错。这种设悬模式通常用于连环凶杀案,造成一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氛围。比如《无人生还》,一座孤岛,陆续出现多人死亡或多次谋杀的场面,十人一个接一个毙命。谁是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一切都令人费解,直到最后读者才获知真相。 
  基于两位作家思维方式的不同,他们笔下的两位侦探的推理方法也有着很大的不同。福尔摩斯的主方法是回溯推理和分析推理,即根据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抽丝剥茧,往回推理出案件发生的真实情况。例如,从脚印中推断身高步幅,从烟叶推断身份,这些都是福尔摩斯式不掺杂丝毫感性的科学的分析推理。而波洛推理则是靠着他头脑里那些小小的灰色细胞,靠着他对人性的深刻洞察。他会选择和有嫌疑的人谈话等方式去判断一个人是否会犯案。而最终出其不意获知真相。 
  另一方面,作为性别和阅历都很不同的两位作家,他们更为本质的不同则体现在他们对于人性和理性的不同态度。福尔摩斯作为绝对理性和科学的代表,他摈弃一切感性,崇尚事实真相。否定道德和人性对事实的意义。而波洛出自女性作家的笔下,带有更多的人情味。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事实的真相是同车的人为了给一个小女孩报仇,共同完成了一宗杀人案。波洛由于同情他们的行为而给出了另外一种合理的推理结果,创造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犯人,使他们脱罪。这种行为对于福尔摩斯来说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在《东方快车谋杀案》里却十分合情合理。 
  总之,作为古典侦探小说的两位大师,两人的创作代表着不同性别的立场,推理方法,思维方式等。同样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满足了不同人群的猎奇心理,使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到了探寻的快感。从而短暂的脱离现实,获得一种心理释放。同样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参考文献 
  1柯南·道尔.福尔摩斯探案M.上海译林出版社,21. 
  2爱伦·坡.莫格街谋杀案M.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28. 
  3WikipediaThe Free EncyclopediaZ. 
  4熊杰.柯南·道尔《血字的研究》中的叙事悬念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8(11). 
  5任翔.侦探小说研究与文化现代性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1(4).